您的位置:

首页> 生活都市> 妖(完)

妖(完)
传说,在这个森林裏,有许多以吸食男性精气的妖精,她们在夜间出没,专对男子下手。她们会用尽各种方法令男人上钓,而被她们吸了精气的男性,肉体会化成树木,灵魂会从此消

「这不过只是传说而已,又不是真的。」一名青年听罢,摇头表示不信。
「小伙子,你不相信吗?」一名老人家阻止他行进阴森的森林。

但青年根本没有理会老人家的劝阻,坚持要进入森林,想一探究竟。

「唉,不听老人言,吃亏在眼前呀。」老人家看着青年逐渐远去的背影,摇头叹息,便离开了现场。

背着一个大背囊,很明显青年是有备而来,背包中应该有着足够这几天的食物。青年一边走着,一边四处张望。广大的森林,四下无人,就只有青年自己一个,风吹过刮起了树叶,发出的「沙沙」的声响,显得特别苍凉。

「啧,骗小孩子的传说,我才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什幺妖精。」青年一边走,一边轻佻地说。

森林似乎是渺无边际,广大得好像走不完似的,也无法分清东南西北。青年不辨方向,只管不停步,继续前行。

-----

太阳快要下山,青年已经走了不知多少路,要是在光度不足的情况下赶路的话,是一件很危险的事,所以便就地扎营,休息一夜再行上路,虽然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幺,也不知道他的目的地是哪裏。

夜幕低垂,帐篷已搭好,营火亦已经烧起来,火光熊熊,烤着青年自己带来的番薯和玉米。

「这个森林,好像静了一点。」青年疑惑着。

的确,没有半点狼叫,这应该是安全的,但就连虫子的叫声都没有,那就有点奇怪了。至少青年觉得,没有半点声音的晚上,平静得令人恐惧。

吃过晚餐后,恐惧心大于好奇心,青年便草草的收拾一下,走进帐篷,拉上拉链,睡觉去了。

帐篷之外,火光渐渐减弱,直至到熄灭为止,森林便回复黑暗。

青年睡在帐篷之中,辗转反侧,甚是不安,因为森林的四周,瀰漫着诡异的气氛。他后悔当初应该听上老人家的话,不要单独进入森林。谁叫自己赌气,别人劝说不要做的事,他偏偏要做,那就是赌气的下场了。

青年突然间他坐了起来︰「太静,实在太安静了。」

突如其来的压迫感,青年无法镇静下来,他坐在帐篷之中,很想马上就离开这儿,但他又不敢探头出帐篷,因为深怕帐篷之外,是Jason、Michael或Freddy在等着他,上边的随便一个人,都可以将他碎尸万段。

这一刻,他听不到任何声音,因为太静了,不要说是动物的叫声,就连虫子的叫声,他都听不到。

「管他了,先睡再说。」青年压下了恐惧,一下子便躺下,盖上被子,合起眼睛…

-----

良久。

「啊…很舒服…是什幺?」在睡梦中的青年,感觉到下半身传来了一阵舒服的感觉,湿润温暖,便想睁开眼睛来看看。

但不知何故,青年无法睁开双眼,迷糊之中,似乎感觉到那阵舒服感,是来自于他的阳具,但他又不知是什幺东西,为他带来到温暖舒适的感觉。

「啊…啊…忍不住了…要射了…」在温暖之中,青年将乳白色的精液,射了出来。

青年感觉到,那份温暖的感觉并没有离开过他的阳具,他完全无法自拔于这份感觉之中,因为实在太舒服了,他希望这份感觉,可以继续存在。

突然间,青年可以睁开眼睛,发现四周漆黑一片,才知道自己仍然身处在帐篷之中,下半身的裤子完好无缺。

「原来是发梦,还让我以为有美女在为我口交呢,嘻…」青年摸着自己的阳具,才发现自己的裤裆已经湿了,大吃一惊︰「莫非是梦遗?」

青年疑惑着,因为他分不清刚才的感觉,到底是在梦内,抑或梦外?

想了一想后,青年便躺了下来,继续睡觉,也不探究什幺,反正当下就只有他一个,梦遗就梦遗吧,生理反应,他是无法控制的。但当他一闭上眼,那种温暖的感觉,便再次由阳具传到脑中,很舒服,令人难忘,就像有人用灵活的舌头,不停地在龟头上打转,酥麻、酸软,从阳具的顶端到末端,再传遍全身,这刻,他又睁开眼睛,温暖的快感,顷刻消失。

「又是这样?」青年再摸一摸裤裆,除了勃起了的阳具外,就只有湿透了的裤子,再无其他。

青年害怕地躺下来,却不敢合上眼睛…因为怕只要一合上双眼,那种感觉便会出现…不知过了多久,睡意的侵袭,青年终于敌不住,睡着了,只是,酥麻的感觉,持续袭击着他,害他整夜射了一发又一发。

-----

太阳终于都升起来。

青年在惶惶恐恐的气氛下睡了一晚,相信没睡得很好,只见他面容苍白,有点无力,双腿发软,裤裆湿透了,他算不清楚他到底射了多少发,只知道,他总算熬过了一夜。

青年摇了摇头,清醒自己一下,打开了帐篷,一道曙光射进帐篷。在此之前,青年未曾觉得曙光的美丽和重要,这刻他才第一次感觉到,曙光是多幺的可贵。

「我到底要怎样才能坚持下去呀?」青年低头的数了数指头,轻叹一声,便走出帐篷。

这裏附近没有河流,也没有湖泊,没法子,青年只好收拾东西离开这儿,继续上路,但左看右看,环境好像没有不同,树木包围着自己,根本就分不清前路到底是通往何处。青年越想便越心寒…

「走了那幺久,怎幺还未走出这个森林?」青年看着四周,指南针已经失去了作用,手机也无法接收任何讯号,地图更派不出用场。

从树上的青苔,理应可以分辨南北,但是…

「搞什幺鬼?全部都是青苔!」青年摸了摸树木,青苔竟然将整棵树都围绕住,根本无法从青苔的位置来辨认方位︰「怎幺办呢?」

青年一边拍手、将手上的青苔碎拍掉,一边继续往前走,他却不知道,他背后的树木,原本覆盖着树木表面的青苔掉了地上,露出的面目,竟是一张与树融为一体的人脸,只见那张脸,脸容扭曲、似在痛苦地咆哮,僵硬地镶在树的表面,一动不动。

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很快,太阳又快下山了…走了半天,青年依然走不出这座森林。

-----

入夜了,青年只好搭好帐幕,待早上才行动。

这一晚,他决定留在帐幕内不睡,昨晚射得太多,害他连步行的力气都不足,今天早上差点倒下来。

他害怕那股快活的感觉再次攻袭他,他从来未试过,第一次这幺怕睡着,也这幺怕射精。射精的感觉是如斯的美好,但只限身体能够负荷和精神放鬆的情况下,现在一整夜要他睡不安宁,还要他大量地射,那一种简直就是痛苦的折磨。

但是,漫漫长夜,四处寂静无声,睡意疯狂地袭来,加上睡眠早已不足,以这个精神状态下根本无法支撑下去,双眼眼皮十分重,不时地合上,但只要一合上,他就会感觉到那阵酥麻感,再一次从阳具传到脑海中,根本无法阻止。

「不,不能睡着…呵欠…」青年不停地对着自己说,洗脑般地说。

既然话没有效,青年决定试另一招。

「啪!」一巴掌,打到青年的脸上,激烈的痛楚,瞬间将睡意扫走,脸上红了一块。

青年醒了大半,再看看手錶,心中意志却消了一大半,因为现在只不过是晚上十一时而已。

帐幕外的营火逐渐熄灭,时间也一分一秒地过去,每当睡意来袭时,青年都会一巴掌打到脸上,好让自己保持清醒,终于,青年好不容易,才勉强坚持着,现在淩晨两时。

脸不能再打了,因为快要变成胖子,而且,青年发现,巴掌的效用也越来越小,再打下去都只怕毫无功效,算了,还是不要虐待自己。

突然间,帐幕外传来了几声嬉戏的声音,是女孩子们的声音。

这使青年更感害怕,荒郊野外,怎幺会有女生在这些地方出现?这一刻,莫说是人,就算是野兽的叫声,都会使青年的精神更加绷紧。就在他想着的时候,忽然听到…

「咦?怎幺会有一个帐幕在?」

糟了,那群女生发现了自己,他不敢动,就连呼吸都不敢,生怕一呼吸,她们就会靠近…

「算了,我们走吧。」

当青年一听到这一句,原本紧张的心也稍稍鬆了下来。青年摄手摄脚,靠到帐幕活门前,正打算从缝隙偷瞄一下到底对方是人还是鬼,「嘶…」一声拉链声音从他面前响起。

「嘿嘿…找到你了!」活门突然被拉开,在青年面前的,是一张异常可怕的脸。

那一刻,青年与那张脸近距离正对着,吓得叫了一声,马上后退,什幺都不带,直接从帐幕的另一端打开了出口,跑了出去。

不知是何人…不,那张根本称不上人脸,绿色、乾枯、皱皮,獠牙尽现,头髮尽白,目露兇光!当他回头之时,他看到比那张脸更可怕的东西…靠着月亮,根本无法知道是东南西北,但他只知道,他只能够跑,不顾一切的跑!

青年记起老人家的话,莫非这些传说都是真的?真的有吸食精气的妖精?昨晚他不停地射精,也是这些妖精搞的鬼?难道他就要命丧于此?

青年跑着跑着,双腿竟然开始无力,接着无力地倒在地上,双眼也缓缓闭上,闭眼前他隐约听到,背后传来了的清脆笑声,份外悦耳动听…

-----

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,青年只感觉到一阵温暖酥麻的感觉从下半身的阳具传来,他想张开眼,但全力乏力,力气都不知到哪裏去。他集中所有力量,只求张开双眼,可是只能半瞌半醒般,双眼惺忪,遑论要移动身体,他也无法阻止其他人在他身上搞些什幺出来。

迷糊之中,隐约看到,面前出现了一个身影,似乎是一位女子,但他看不清真面目,他昏昏沈沈、软弱无力地躺着,只得任由那女子在他下胯「埋头苦干」。

不久,他听到女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只不过一下,他便感觉到他体内有一股暖流,将要怒涛而出,出口处,正是他的阳具!他想起老伯的话,怕那是吸食精气的女妖,他拼死地忍着。

女子见一口不行,再吸多一口,这一次,青年再也忍不住,精关大开,体内的精液,源源不绝般,狂暴地涌出来,舒服的感觉,令他直冲九霄之外。大量的精液,完全射到去女子的口中,一滴不剩,全吞下去。

持续了差不多一分钟,终于都把体内的精液尽数射出,青年感觉到身体好像被掏空似的,体力全无,气弱如丝,好像是要快死一样…

突然间,身体的力气完全回来一样,精力充沛,不知为何,这是青年才有力气睁开眼,马上坐了起来,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房间中,坐在大床上,原本在他胯下的女子,已经离开了他的下半身,站在他面前…

润泽的秀髮、高挺的鼻子、明亮的眼睛、诱人的朱唇、圆润的耳珠、迷人的脸庞、香酥的玉臂、纤巧的小手、丰满的乳房、结实的蛮腰、修长的美腿、高翘的美臀、赤祼的脚踝和幼嫩的肌肤,还有,一对漆黑的翼,长在背部,一条长长的尾巴,从美臀伸出来,还有一对小巧的尖角,从秀髮中长出!

「哗,你…」
「啊…很久都未吃过那幺美味的精液了!」那女子…不,分明就是女妖,若不是女妖,头上又怎会有尖角呢?
「妖怪…别过来,别吃我!」青年想抓起身边的东西,他才发现,除了枕头外,就什幺都没有,而且枕头是没有杀伤力。他只好抓着枕头,放在自己胸前以作掩护,他这时才发现,自己全身赤祼,下半身的阳具,坚硬如石,久久都没有软下来。
「嘻嘻,好大…」见到青年的阳具,女妖情不自禁,便想伸手去摸,但被青年一手拨开,一拨,便将女妖的怒火激发出来,朝青年大喝一声,露出了狰狞的面目,吓得青年往后便退。

女妖接着说︰「你想走?嘿,我劝你别浪费力气了,倒不如把我刚才替你回复的力气,用来射精岂不是更好?呵呵…」

原来青年的力气是女妖替他回复的,难怪会这样,莫非自己真的无法逃离这个地方?

算了,青年已决定放弃反抗,将枕头轻轻放下,女妖见状便渐渐收起恶魔的面孔,回复原来的美貌,甜笑着走近青年,轻轻的把玩着青年的阳具,左摇右摆,好不有趣。

接着,女妖便用手,轻轻的套弄起阳具来,温柔的动作,让青年感觉十分舒服,呼吸开始急促起来。

柔软的小手,套弄着阳具,勃起的阳具实在雄伟,女妖轻张小口,将阳具含住,开始吸啜起来,但因为实在太大太长了,小嘴无法一下子将阳具全吞口中,勉强吞下去,唾液都流出来了,沿着阳具流到床上。

炽热坚硬的阳具在女妖的口中乱蹦乱跳,十分调皮,而女妖那条柔软灵活的舌头,不停地绕着龟头打圈,又把整支阳具都舔过,女妖满足的心情,尽写脸上。当青年的呼吸声越来越急促,女妖便知道他又要射了,于是吞吐得更加用力,速度也越来越快…

「啊…射了!」青年双手不其然地按着女妖的头,下半身奋力地向前顶,将阳具捅到小嘴的深处,精液便从阳具射向喉咙,女妖没有半点退缩,浓浓的精液,全盘接收。

女妖吐出了阳具,妖媚地看着青年,满足地说︰「这才对嘛。」

女妖站了起来,情自不禁地摇曳着妙曼的胴体,热炽的胴体,散发着撩人的香气,十分诱人,伸了伸手臂,便缓缓地坐在青年的旁边。

女妖伸出纤纤指尖,轻轻地来回划撩着阳具和龟头,虽然已经发射过,但阳具依然炽热坚挺,并无垂头的迹象。

女妖看着坚挺的阳具,左手情不自禁地搓揉着自己的酥胸,左手便伸往下半身,抚摸着那饥饿的肉穴,屁股不停地扭动,发出微弱的呻吟声。面对如斯美景,青年心猿意马,早已将自己身陷险境抛诸脑后,放下戒心,缓缓地走近女妖…

「哦?呀…你想一起玩吗?」女妖娇媚地瞇着眼,轻启朱唇,吐出数字,语气不乏风情。
「嗯…」青年嚥了一下,双手开始不安本分,往女妖那对丰满的双峰伸去。

一搓一揉,青年的双手不停地用力按抓,在此之下,双乳都被搓圆按扁,任由摆布,青年急不及待地,要把双峰上的两颗粉红乳头一口咬住,左来右往,好不疯狂,面对如此美食,青年就像饥民般,回复原始的兽性。

「好…呀…好呀…啊…噢…」女妖对青年的表现颇为满意,口中发出了讚叹之声。

女妖被青年挑逗得不能自已,肉穴早已湿透,快要忍不住,要被阳具完完全全地填满,才能止住那无穷无尽的慾望…

「啊…好大呀…」就在女妖还在享受着青年的抚弄时,冷不提防,青年站了起来,下半身往前一推、往上一顶,巨大坚挺的阳具,一下子便没入了自己的肉穴中。
「好爽呀!」青年的阳具在插入肉穴的一瞬间,便感觉到强大的挤压力量,温暖湿润的感觉,由阳具瞬间传到脑部,再由脑部扩展到全身,十分舒畅!
「你…你好坏呀…啊啊啊…」女妖口中虽是责怪,但身体却很诚实,享受着阳具为她带来的冲击。

青年没有答话,也没有请求女妖的準许,便开始抽插起来,每一次进出,就为二人带来一分快感,如是者,双方都有着一百分的欢愉和快乐。

-----

青年不知道抽送了多少次,女妖也不知道自己被冲击了多少次。

「啊…啊…啊…丫…啊…呀…」女妖的呻吟声,叫个不停,把整张床都快要震散了,但此刻她根本就停不了下来。

青年也奋力地往上顶,粗大壮硕的阳具,直达肉穴的深处,每每都顶到子宫口,每一下冲击,都让女妖不能自拔,深深沈迷。

淫水乘着阳具抽出之际,从肉穴内,沿着大腿而落,源源不绝,把地面都弄湿了,但青年的下半身似乎没有要停的意思,持续用他的阳具,往女妖体内抽送,女妖以娇呻的呻吟声作回应。

如是者,过了不久,青年开始出现疲态,女妖也感觉到青年已不似方才般这幺用力,于是反客为主,一手便将青年推倒在床上,阳具也猛然从湿润的肉穴中蹦出来,如此忽然的用力,再令女妖叫了出来。

青年没有动作,默默地躺在床上,唯下半身坚硬的家伙,笔直到站立着,女妖面带微笑,一脸满足地跨过青年,蹲在他的面前,淫淫的肉穴,正展露在青年的面前,淫水不停地滴到青年的下腹上。

女妖一边笑着,一边将下半身移向青年的阳具方向,然后用屁股,一下便夹住了!然后运用她那利害的技巧,以屁股夹着阳具,上下套弄,时快时慢,三个接触面-阳具、肛门、肉穴,都在不停的摩擦下,变得越来越热,青年和女妖,都被这刺激弄得很兴奋。

才不过多久,女妖突然加快速度,青年再也按捺不住,低吼一声,射了!精液,尽数射到女妖的屁股上,乳白色与粉红色,互相辉映。女妖也因为摩擦所带来的快感而高潮了,高吼一声,到了!肉穴更喷出了大量的淫水,喷到青年满身都是。

「嗯?不能浪费!」高潮过后,女妖马上伸手,将屁股上的精液,一拨到手,然后在青年面前,一口气,将所有精液都舔到口中,『骨碌』一声,尽数吞下。
「呀?」青年见到这一幕,都被吓了一吓,就在他还在惊魂未定之际…

「啪!」一声清脆声音、一阵酥麻感觉、一下紧緻压迫,同时袭向青年的感知神经,原来是女妖趁着青年不留神,用她的淫蕩小肉穴,对着青年那条还未软下的阳具,一下子便吞下去!

嫩嫩滑滑的肉穴,紧紧地咬着阳具不放,女妖的屁股也开始扭动起来。持续的扭动,阳具不停的被肉穴吞吞吐吐,整条阳具都沾得整条都尽是淫水,女妖那淫蕩娇俏的呻吟声也持续地扩散至整个房间。

青年也兴奋起来,拥着女妖,双手不停地抚摸女妖的玉背及屁股,滑不溜手的感觉甚是美好,女妖伏在他身上,酥胸紧贴着自己的胸口,柔软温暖的感觉太令人乐而忘返,女妖的下半身持续上下高速地摆动,差点让他把持不住…突然间,他感觉到一股暖流,从身体迅速地集中到下半身,他知道,只要女妖再快一点,他就会…

「啊…我不行了…啊啊啊啊!」女妖伏在青年的身上,屁股突然来一轮高速策骑,终于到达了高潮!

高潮所带来的快感,令女妖忘我的摇头摆脑!同时间,高潮令到肉穴拼命地收缩,把肉棒紧紧的夹住,突如其来巨大压力,青年抵受不住压力!

「呀,我也到了!要射了!啊啊!」青年捉着女妖,拼了命的射了精,浓浓的精液,疯狂地喷射到肉穴之中。

二人仍没有分开,下半身相连着,喘着气相拥着,即使汗水混在一起,都捨不得分开,要感受对方的炽热的身躯、享受高潮的余韵…

-----

并未变软的阳具被硬生抽出肉穴之外,沾着淫水和精液,在半空抖震几下,似乎在耀武扬威;而那个充斥着精液的肉穴因为高潮而不停地抽搐,淫水和精液也慢慢地流出来,流到床上。

「哎呀…」女妖的肛门被不明物插了进去而叫了出来,那不明物自然是青年的阳具了︰「呵,想不到你也挺坏哦!」
「嘿,更坏的还在后头哦!」青年邪淫地对着女妖笑,笑得女妖都心寒。
「那幺,来吧,用力的操我吧,不用客气!」女妖淫蕩地说出淫话,令青年兴奋异常。

肛门没有淫水,但青年借着精液和女妖的淫液,就能顺利地一插到底!面对巨大的阳具,肛门被重重的侵犯,女妖非但没有恼怒,反而心中喜悦,当然全盘接受了!

青年的阳具丝毫没有变软,反而更坚硬,而且他感觉到粗幼度和长度似乎逐渐增加,到底发生什幺事呢?可能是女妖的魔力所导致吧?什幺都不理了,反正自己又走不了,逆来顺受吧,青年是如此想着,所以他才会用他的阳具,奋力地往女妖的肛门狂操,希望操得她满意,让自己离去吧。

不过,女妖又怎会这幺容易就放他走呢?只见她不停地配合着,用力夹着正在自己的肛门进出的阳具,直肠的紧緻度不下于肉穴,同样是软绵而温暖,而且更多了一份新奇,因为女妖甚少让人踏足肛门这块宝地,只有她极为满意的情况下才会让人直达『肠道』。

压迫感不下于肉穴,直肠所带来的快感,让青年已经忘记了危险,忘我地进出,女妖也忘我地摇头摆脑,坐在青年的身上,疯狂策骑。阳具在肛门肆虐,也不知多少回,青年也感觉到,体内的暖流逐渐往下集中,来到了下半身…

「呜呀!我要射了,接招吧!」青年大叫之后,便将嘴唇紧贴到女妖的嘴唇上,女妖虽小口被堵着,但仍然发出『嗯嗯』的欢愉声,热腾腾的精液,尽数射到直肠内,热精灌体的感觉,女妖是享受的。

青年没有察觉,女妖的脸色越来越红润,或者那只不过是因为高潮所带来的红潮反应,他亦没有察觉,他每一次射精后都没有疲倦感,反而越射越精神,下半身也没有半点要软的迹象,这一刻的他,脑海中只想要,要疯狂地抽插面前那个要将他带往地狱的女妖,只是现在,他感觉到他似乎快要去到天堂,一个只有色慾的天堂…

-----

阳具从肛门退出来,满满的精液,从肛门口直喷出来,喷到地上都有了,女妖回头一看,心中颇为可惜,于是便从青年的身上退下,将地面的精液,以蛇般的舌头,灵活地一扫而光,幸好青年没有看到这一幕。

女妖站了起来,摸了摸自己的肛门,沾到了不少精液,为免浪费便吸吮下去。看到躺在床上的青年,淫淫地笑了,开口问道︰「怎样呀?你还可以吗?」
青年似乎留意到女妖向他下战书,他当然乘势而起︰「当然可以了!来吧!」

青年一下子便站了起来,一手按下女妖的头,往自己的阳具方向,女妖顺势,一口便含起阳具来,软滑温暖的口腔,令青年感到十分舒服,舒服得轻声地呻吟起来。

舌如灵蛇,在阳具上四处乱闯,一时在龟头,一时在茎身,一时在根部,一时在睪丸,青年根本无法抗拒,只得继续按着女妖的头,为自己服务!女妖也卖力地吞吐着阳具,越来越快,青年的喘气亦越来越快…

「啊…不行了…要射了…射了!」利害的口技下,青年再次射出了精液。精液不断地灌进到女妖的口中,『骨碌』一声,尽吞了下去,露出了满意的表情。

青年不停地喘气,但他仍然觉得,他还可以继续…

「女妖,我要你知道,你捉走我的下场,哈哈哈…」青年越来越狂妄,他还未等到女妖的回话,便一手将女妖的头抽开,然后再一下子抱起了女妖,这时他才发现,自己的身体似乎强壮了不少,对此他内心有点惊讶。

但此时他没有空闲去想,只得一下子将女妖丢到床上,两手捉着女妖的脚踝一张,整个淫淫的肉穴,都尽现眼前,这刻的女妖,竟然害羞起来,或者是因为这些日子以来,她未曾试过有人这样对她吧?这一刻她不应该害羞,而是要享受,所以…

夹杂着精液和淫水,青年也顾不得什幺,一口便往阴户贴过去,然后口中的舌头,用尽全力,往肉穴内伸去,这一伸,便将女妖的淫性尽勾出来,女妖的脸,也变成獠牙蓝面,如果让青年看到这个模样,相信他也不敢和女妖做爱,只见他埋头苦干,不停地舔着女妖的阴户、阴蒂,舌头也不停地进出阴道,让女妖忘我地兴奋,只不过十来下…

「呀呀呀…啊!!」女妖高声尖叫起来,一条直直的水柱,从中射出,到达高潮。

青年得势不饶人,一个起身,便将女妖的双脚呈M字型,露出了淫淫的肉穴,女妖喘着气、瞇着眼看着他。

「来吧,插我吧,我的小洞洞正在等待着你那粗壮的大肉棒呀…啊啊啊…喔喔喔…」趁着女妖说着,青年都老实不客气,用他那仍然坚硬无比的阳具,一口气地往小洞洞的深处,用力直插下去!湿滑的肉穴,一下子便将长长的肉棒,鲸吞下去,没入小肉穴之中!青年被紧窄的阴道所刺激,情不自禁地叫了出声,女妖也跟着呻吟起来。

又粗又长的阳具,将紧窄的肉穴撑开起来,龟头也刺到肉穴的最深处,当进出开始时,淫水便从肉穴的侧边空隙,喷射出来!

「啊…啊啊啊…啊…唔…啊…」疯狂的抽插,令女妖高声地呻吟起来。

青年卖力地将阳具往女妖体内抽送,让女妖情不自禁,青年也被这感觉弄得十分快乐,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处境,只懂得忘我地做爱,温暖、湿润、柔软、滑溜,是肉穴带给他的美妙感觉,妙不可言。

「啊…好深呀…啊啊…顶到…顶到我的子宫顶了啊啊啊…」变长的阳具实在太长了,连女妖都几乎吃不消︰「不行了…啊啊…」
「不行了吗?嘿嘿…」青年咬着牙关,用力的往前推,希望就这样把面前的女妖给插死,他便不用再继续荒淫下去。
「啊…啊啊…噢…喔…多大的…丫…啊…呀…肉棒…我都…呀…吞得掉…」女妖的下半身不停地接受青年的冲击。
「噢?是吗?再来…」青年加快推进的速度,阳具出入肉穴的次数变得更多了。
「呀…再深些…再快些…啊啊啊啊…」不知不觉间,随着女妖的高声尖声,她终于到达了高潮。
「啊…我…也不行…要射了…呜呀!」女妖的肉穴在高潮中抽搐,变得异常紧窄,青年抵受不到突如其来的绝对压迫,便将乳白色的液体,灌注到女妖的子宫内!

即使射了多遍,阳具依然没有软化下来,青年也不能自已,没有将阳具抽出,继续抽插着,强壮的身躯,把娇弱的胴体蹂躏一遍又一遍。虽然不知道到底做了多少遍,但青年害怕,如此下去,他一定会被女妖吸乾…

-----

已经不知道多久之后,青年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,伏在熟睡中的女妖的酥胸上,二人的下半身亦连结起来,他轻轻地将阳具从女妖的肉穴中退出来,当他握着宝贝时才发现,自己的阳具已经比最初粗壮了足有一倍,长度也是一倍之多。

奇怪的感觉,令他感到惊恐︰「这一定是女妖的妖法!」

就在他想得入神时,女妖也醒了,是被长长的阳具因退出洞口时所弄醒的!青年也没想到,女妖到底有多深,这幺长的东西她竟然可以完全容纳,实在可怕!

「你知道吗?」女妖正看着青年,淫笑着︰「你是跑不掉的,你这一生这一世,都要留在这裏,和我做爱…」

青年听到这番话大惊,正想抽身离开,但这时他突然感觉迷迷糊糊,下半身,却自动地将阳具往女妖的淫穴抽送!无法自控…

「我不要,我不要呀!」青年歇斯底里地叫,但下半身却逕自抽动,无视着青年的求救…

愤怒、无助、绝望,同时涌出来,青年很想哭,他很想逃,但他知道,没有任何可以逃离这个地方的办法,他只能永远地和女妖如此做爱下去…

射了一遍又一遍,青年的身体不知倦,阳具也不知疲,只懂得插,什幺姿势都用遍了,精液灌满了女妖的肉穴、直肠和小嘴,但女妖似乎还不满足,继续从青年的身上索求,青年开始失去反抗意识,变得有求必应,有如机械人般,机械化成操插。

「嗯…啊啊呀…哈哈哈…丫丫…啊啊哦噢…」女妖的笑声,夹杂着呻吟声,依然快乐。

在这个温暖的房间内,有着二人做爱的身影,永无止境。

-----

在帐幕的一旁。

「嗖…」一人形物全身伸出树枝般的乾枯触手,不停地往一个人的身上缠。靠着月光,终于看清了那人的脸,是青年,他全身赤祼,头部被多条针状触手刺着,四肢亦被触手缠个动弹不得,双脚还被埋在土裏,他闭起双目,脸上尽是痛苦的神色。

那人形物有着异常可怕的脸,触手紧缠在青年的身上,头则正对着青年的胯下,口中伸出了蝴蝶般的口器,插进了青年的尿道,从口器的起伏,可以看出那人形正在吸吮中,每一下吸啜,青年的脸上都痛苦地挣扎了一下。

每次吸啜,触手都会缠得青年更紧更密,而那人形全身都渐渐变得赤红,青年的脸色也开始转变,先是铁青、再来是啡木,直到…青年再也不动,全身都被触手完全缠绕,脸色变成木色,手脚都变成树干,全身都化成了一棵大树,脚长出了许多树根,埋入土地,全身都长出了树枝,头髮都化成叶子,那痛苦的表情,就像刻在木上一般,发出凄厉的惨叫声,在森林内徘徊…。

那人形物发现青年已经化成树木,便将口器一下子抽出,抽出之际亦将阳具扯断,扯断的一剎那,断口喷出了白色的液体,那阳具早已化成一块木头,被那怪物用力捏碎。人形物收起了口器,抖震一下,全身变成赤红,原本枯竭的皮肤,也变得光滑起来,原本乾扁的胸部和臀部都变得丰满起来,唯独没变的,是那张青面獠牙,同样狰狞,白髮继续蓬鬆淩乱。

那怪物收起了缠住青年的触手,抖了抖全身,扬起了背上两对巨大的翼,扬长而去,只留下已化成树木的青年和他的帐幕,在这个暗夜森林内独留着。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